登入 | 會員專區 | 註冊 | 首頁
首頁 > 有機生活 > 欣賞藝 > 會員沙龍
|
字體:    分享:   
        山中無歲月,每天都有新鮮的活兒。單以欣賞一片葉子而言,就有單葉、複葉之分,橢圓、鋸齒之別,葉脈走向又是一絕。若被蟲噬啃咬後,外形的變化就更豐富了。我的陶藝--葉形花器因此就產生了。一切的藝術,都是由主觀的意識,對於客觀事物的認識臨摹而反映出的美感。當光影在葉梢上折射出四度空間的現象,又是攝影的好題材。整株的樹叢在天地間,歷經嚴酷的烈日,冷冽的寒風中成長茁壯。它讓人們學習了如何堅忍卓越。開花結果後,蝶飛鳳舞,人面蜘蛛在枝枒間,盤據為王。台灣藍鵲成群地穿梭棲息。大自然的樂章交響鼓動而又趨於平靜。「不雨花猶落,無風絮自飛。」石壁上的玉珊瑚,開花結果,生命的展現,令人心生感動。靜默直觀,信手拈來,皆是妙得。

        從未接受過美學的人,面對一件陶藝作品,可能不是那麼有感覺,但是,曾經玩過泥巴的人,甚至看過第六感生死戀後,就能感受萬分了。群眾總是跟著感覺走。媒體的操縱,變成社會風氣。但是激情過後,對於藝術品味的鑑賞並未提昇。一時的譁眾取寵,只是停留在「技」的層面,追求物性的快感,卻無助於靈性的啟動。現代人講究新鮮,過時即可丟棄。藝術上是如此,生活上即是垃圾充斥。君不知藝術的品味,即是生活習性的養成。

        現今科技的發達演進,藝術的表現不再是少數人的專利。只要人手一機,每個人都能從容地捕捉美景。內行人或許可以從作者的表現手法中體會到多少藝術層面,飽讀詩書就更能心領神會了,也許走過文學,經過千山萬水的跋涉,中國畫論中,有所謂「遷想妙得」「氣韻生動」。物我對立,觀物皆是異類。物我一體同觀,則是同群。於是「好鳥枝頭亦朋友,落花水面皆文章」。一樣的月光景緻,一樣的花姿倩影,因為畫家的另眼看待,因為文學作品的導引修持,雖是直觀寫實的作品,卻能讓人「只見靈氣,不見經營」。

        不做偉大的藝術家,只在生活中追求真趣。選用陶土,運用花材,只是材質上的轉換,讓藝術的本質,不自覺地融入生活中。早期的民間美術,皆是由生活領域中發展出獨特的美學。生命的延續讓藝術得以傳承。史博館陳列的藝術品,即是當時代的生活日用品。不論歷史的變遷,時代的轉換,禮失而求諸野,藝術應該只是生活上的反映,唯有在大自然界中取向,才能擷取個中精髓,獲得更多的生機。霓虹燈下耀眼亮麗的視覺感觀享受,因為缺少了天地聚集的能量,給予人們的美感是短暫的。就像是在密閉式的籠內,雖有舒適的配備,日久必定官能麻痺。在大自然中學藝,就是「有機」。善用感情,元氣才能充足。

  回到藝術的本質上,從史前的遺址,破碎的瓦罐,回到塵封的大地,還原於天地間。千錘百鍊,高溫的窯火燒炙成器。人類由茹毛飲血到文明時代,追求的目標不外是如何「生活」。如何改良生活上所需的物品。陶瓷器品就是文化傳承中最具代表性的文物。文明發展中與人類生活息息相關的另一項,就是生長的植物。它是大自然中最慧黠的有機形體。中國文學史上常引用花貌來抒發個人內心的情緒。插花藝術源自於六朝的佛教宮花,隨著改朝換代,插花已是生活上的重心。

        中國插花藝術著重意趣的表達,除了形色與質量的變化外,花材的象徵意義,不同屬性的花材組合,精神意義的探討,皆會決定一件作品的好壞。如同書法上講究的抑揚頓挫,詩學上以起承轉合,花枝線條的架構動勢,更是帶動了作品的氣勢。花與花器的組合配置,成為各朝代的空間美學。花枝的走向為天,器皿為地,人在天地間插作。
        山中謫居十年,將花藝、陶藝成為修行的另類表現。不起眼的牆頭草,會因繁花注滿枝頭而顯得風情萬種。再凝視它時,就覺得它不像是草輩。四季輪番上陣,沒有流行風,恣意在天地間生長,那份野勁真夠動人。生命是因大自然界的各項元素聚集繁衍而顯得多采多姿。

        人既為萬物之靈,就應常保有一顆純樸、率真與平凡的心,回復到嬰兒般天真無邪的意境。善用自身的元神,以內觀自靜法,擷取天地間取之不盡的資材、能量,將之轉換蘊釀。就能展現生命中的真趣。


※本文轉載自MOA台灣簡訊第11期。作者陶藝 家林治娟 老師為食農遊藝社會員,居住在風光明媚的台北縣三峽山區,平日喜愛觀察大自然,將童稚純真的情懷透過陶藝及花藝展現,看完以上的文章是否引發您的好奇想要看看她結合詩詞文學的陶花創作呢?有興趣的人士可以透過治娟老師圖文並茂的著作---『草花陶情』--展現陶藝與花藝完美結合,一窺其貌。
   
*您對此篇文章的想法?
開心 悲傷 生氣 實用 囧rz
今日人氣|85
累積人氣|1343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