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 | 會員專區 | 註冊 | 首頁
首頁 > 有機生活 > 欣賞藝 > 藝之語錄
|
字體:    分享:   
★    陽光在很高很高的地方,使我忍不住抬頭去看。隔著街道,對面的公寓似乎猶未甦醒。這是一個假日的早晨。黎明的光才剛剛照射到公寓頂端。我借著那光的移動,瀏覽著每一間公寓陽台上的盆栽。盆栽的植物很不一樣,擺置的方法也不相同。有的色彩斑斕,一盆一盆的花,似乎有意搭配成紅的、黃的、紫的色彩;有的盆栽,只是一色單純的綠色,看起來素淨不喧嘩,卻也有樸素內斂的風格。有的陽台上種的都是仙人掌,毛森森的,直直站立,沒有太多姿態,或許是主人覺得比較容易照顧吧。我注意到有一個陽台,種的似乎都是香草,比較容易認出來的,有小葉子的迷迭香,特別清翠的薄荷,葉尖向上一叢一叢的九層塔,開紫色花的薰衣草,甚至還有小株栽種在盆子裏卻也結實纍纍的檸檬,和一種小型柑橘。隔得很遠,我想像那個充滿了各種香草氣味的陽台,每一片葉子,每一蕾花朵,每一粒果實,都釋放著芳香的氣味,好像比賽著透露心裡的愉悅,迎接這個假日的黎明。我嗅著自己手中一杯浮盪著香氣的茶,湊在鼻前,慢慢嗅著,因為是假日嗎?我有足夠的悠閒,從容地去感覺自己的身體。那茶的芳香貯存著許多記憶,陽光、雨水、霧或山嵐、清晨的露水、山坡上的土壤、偶然飛來停留片刻的小甲蟲。

★    我們的感官需要一個假日。在匆忙緊迫的生活裡,感覺不到美。

★    當藝術變成一種功課,背負著非作不可的壓力、負擔,其實是看不見美的。

★    如果我們的生活被塞滿了,我們還能有空間給美嗎?如果我們的心靈沒有空間,美要如何進來呢?

★    我們有時總是急迫趕著路,生怕遺漏了什麼重要的東西,卻忽略了應該停下來,重要的東西其實就在身邊吧。在美術館裡,常常看到忙碌的人,總是擔心遺漏了「名作」,殊不知面前就是名作。即使是名作,沒有從容平常的心去感受,也是枉然。

★    我有時希望自己是一只空著的杯子。空著,才能渴望;空著,才有期待;空著,才會被充滿。

★    最美的詩,最美的畫,最美的音樂,最美的人的肢體表情,常常似乎看到了,領悟了,卻記不起來,美,好像更接近「遺忘」。白居易在一千年前寫了一首詩:「花非花,霧非霧。夜半來,天明去。來如春夢不多時,去似朝雲無覓處。」他說的是一種「遺忘」嗎?我不確定。

摘錄自:聯經出版社【蔣勳給青年藝術家的信】-第三封信「空」
★    單純的照片常常是沒有氣味的,但是,好的畫,通常都有氣味。
你知道,梵谷在Arles的畫,幾乎都有麥田的氣味,看著看著,好像把一束麥梗放在齒間咀嚼,麥梗上還帶著夏天的日光曝曬過的氣味。
有些畫家的畫是沒有氣味的,畫海沒有海的氣味,畫花沒有花的氣味,徒具形式,很難有深刻的印象。

★    繪畫並不只是視覺吧,莫內晚年,因為白內障失明,失去了視覺。但是那一時期,他作畫沒有中斷,好像依憑著嗅覺與觸覺的記憶在畫畫。一張一張的畫,一朵一朵的蓮花,從水裏生長起來,含苞的蓓蕾,倒映水中,柳稍觸碰水面,盪開一圈漣漪。我在那畫裡聽到水聲,觸碰到飽實的花苞,我嗅到氣味,Giverny水塘裡清清陰陰的氣味,莫內並不只是用視覺在畫畫。

★    視覺只是畫家所有感官的窗口吧,開啟這扇窗,你就開起了眼、耳、鼻、舌、身;你的視覺、聽覺、嗅覺、味覺、觸覺,也都一起活躍了起來。

★    我睡在床上,記得童年的床單、被套、枕頭套,都是用淘米的水漿洗過,晾在竹竿上,大太陽曬過,晚上睡眠時,身體被米漿和夏日陽光的氣味包裹著,那是記憶裡最幸福的氣味之一吧。

★    許多藝術工作者,是帶著這些氣味的記憶,去寫詩,去跳舞,去畫畫,去作曲,去拍攝電影吧。沒有生命的氣味,其實很難有真正動人的作品。

★    通常藝術家要出走到無國界的狀態,感官才有了自由,思想才有了自由,美學才有了自由。

★    藝術家只屬於一個國度,便是感官的國度;藝術家只有一個國籍,便是心靈的國籍。

摘錄自:聯經出版社【蔣勳給青年藝術家的信】-第二封信「故鄉與童年的氣味」
   
*您對此篇文章的想法?
開心 悲傷 生氣 實用 囧rz
今日人氣|44
累積人氣|1362177